公告:

冰封的松花江

主页 > 游戏货币 >
说起松花江,人们就会想到它源于长白、兼出兴安、包容松嫩,春、夏、秋三季水势浩荡,一往无前的波澜壮阔。其实,它冬日冰封之景亦何尝不为大观!
  每当风住天晴,寒日当空,亦即松花江通河段冬日最美之时。若夫危岸登临,凭高放眼,远眺山色迷离,天低雾起:近看冰河堆银,驰象走蟒:正所谓江天如洗,八方在目,吁兮!壮哉。当此之际,松花江是那么地辽阔、幽深、遂远。
   而日匿云底,风兴未朔之时,松花江风景又堪称别具!南望之;不见大江西来,了无黑吉大地,周天雪飞似蝗,长空满目迷离,一时江天莫辩。北望之;城如隐,楼时现,柳花开千树,雪塔结万松,一派玉宇琼林,恰似天上人间!
   写到此,我不由神越时空,心回当年。因为冰上松江更与我儿时结下过不了之情。当年我所醉心的,就是到江心岛下方的水崴深处,去看那通透如镜的明冰,和明冰之下往来翕忽的游鱼。爱做的,是冰上套雀。所谓套雀,就是把马尾做成的套和稻谷混起来放在向阳背风的平坦处,然后远远地躲在一旁,捉一种只在江面成群活动的鸟――江流子拿回家里养。
   上中学了,我的兴趣也随之而变,寒假了,就到江南或西河套去打冒眼和捡干碗鱼。四十几年前,那些地方还没有被滥垦,还是了无际涯的大草甸子,还有众多河流和星罗棋布的泡泽,所以鱼极多。打冒眼是早年冰上捕鱼的一种方式,只能在三九天进行。先是选好江岔或泡泽的水深处,用冰镩开出长宽各一米左右,深与冰厚相当的冰槽。待冰槽下缘凿得很薄时,便用冰镩猛地一砸。水就会带着鱼急速喷涌而出,什么鲶鱼、鲫鱼、泥鳅、山胖头各色鱼等不一而足。然后用炒罗子――一种网状捞鱼工具在冰水中快速搅动捞鱼。捡干碗鱼则是在天气特冷的年份,当水浅的泡泽冻绝底后,凿开冰,捡出在泥水里挣扎的鱼,那是怎样的一种快乐!
   如今,岁月悠悠,松江依旧,人生弹指,多情应笑我!




上一篇:写给自己的忧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