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新婚夜死亡的新娘

主页 > 任务攻略 >
星子县曲河乡有个农民,名叫杨正。杨正夫妇多年未曾生养儿女,到近老年时,忽然得了一个儿子。夫妇二人大喜过望,爱如掌上明珠,为他娶了一个童养媳田姑娘。田姑娘性情温柔和顺,又贤慧勤劳,杨正夫妇甚为满意。等到二人长到结婚年龄,杨正夫妇便置办酒席为他们完了婚。
新婚之夜,杨正的儿子和田姑娘等送走亲友后,携手进了洞房,两人相依相偎,十分欢洽。杨正夫妇看了这般情景,心里也是十分高兴,收拾完后,回到自己屋里睡了。第二天天一亮,老两口便先起身操持家务,心想昨天自己的儿子和田姑娘一定十分疲乏,恐不能早起,也就没有去叫他们。等到日上三竿,仍不见小两口出来,到门前听听动静,也一点声息没有。杨正夫妇不免心中生疑,商量了一回后,杨正在前,老伴在后,来到新房前,先叫儿子的名字,没人答应;又叫田姑娘,又没人答应。俩人大惊,一推门,门却是虚掩着,进去一看,吓得老两口险些晕死过去。
原来田姑娘浑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已经死了,而杨正的儿子却不见踪影,遍觅不得。杨正急忙查验田姑娘之尸,但也奇怪,田姑娘周身上下完好,丝毫无损,未有半点伤痕。验其阴处,知道昨夜已行过房事。
于是杨正夫妇将田姑娘之尸停放到别处,又让家里人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一连三日,没有半点消息,仍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与此同时,杨正也让人到田姑娘的父母家告知此事。但是田姑娘的父亲四五天后才赶到杨家。
这时正是三伏酷暑,杨正担心尸体因天气炎热而腐烂发臭,所以未等田姑娘之父赶到,已将尸体埋入棺木,安葬于村外的坟地里。
田姑娘之父赶到杨家后,不见女儿尸首,便厉声质问杨正。杨正回答说天气太热,怕尸首腐烂而先行埋葬。田姑娘之父一听,不禁大起疑心,因为他女儿死得不明不白,而杨正的儿子又下落不明,他怀疑是杨正父子同谋杀害了自己的女儿,然后杨正让他儿子逃往他乡,而杨正己则埋掉尸首以图灭迹。
于是田姑娘之父当着杨正的面没说什么。出了杨家却直奔县衙,登堂大呼冤枉。县令郑琛立刻升堂,听田姑娘之父诉说情由后,应允立案勘察。
第二天,郑琛命衙役将杨正和田姑娘之父带到县衙门前,然后自己也坐上轿子,带上一群随从,浩浩荡荡来到墓地,命人开棺验尸。
几个公差将棺木从坟中挖出后,街门里验尸的仵作当即启棺,众人伸头一看,不觉一声大叫,原来里面的尸体不是青年女子,却是一个六七十岁大老头子!
杨正看了这个素不相识的死人惊得目瞪口呆。
郑琛想了想,问杨正道: 你可曾记错坟地?
杨正答道: 不会。而且这坟前有我为儿媳妇立的石碑。
郑琛又想了一会儿,然后对衙役们说: 去查一查,这碑可否被人移动?
两个衙役查了一回,察报道: 小人们仔细查看了,此碑不曾移动。
于是郑琛又将杨正唤上前来,说: 坟已确定无疑,为何棺中之尸乃一老翁?
杨正浑身打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郑琛又问: 你儿子现在何处?
杨正依然两腿乱颤,张口结舌。
郑琛一瞧,不禁生起气来,命左右的差役用皮鞭鞭打杨正,杨正被打得头破血流,皮开肉绽,可还是什么也问不出来。郑琛看看天色已晚,只好令手下人把棺木重新埋好,然后打道回府,将杨正押入大牢。
一个多月后,忽然有一天,县衙门口来了个青年人,要求见县大老爷,说有冤情求大人作主。郑琛急忙升堂,问道: 你有何冤,敢来惊动本县?
大人明鉴,小人便是杨正之子,特来为父诉冤。
郑琛一听,吃了一惊,忙间: 你月前为何逃跑?敢是将田姑娘杀害后畏罪潜逃不成?


上一篇:幸福的榴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