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无为,无忘,无境

主页 > 热门话题 >
无为,无忘,无境 人景相应,物我无别,无为而忘我。
  诗境,意境,皆是自然,也是无形悟的飞灵。
  吻合与结合的通透,才会感悟出另一种隐秘在自然之中的平铺迷影。
  有区别的景象和色彩,不变的心,依然蔓延着美的韵味和直觉,在扑捉的瞬间与灵觉对碰才会感受出同一个世界里的另一片色彩和心情的存在,夸张与朦胧混合成的那种情感的色彩来自自然,同样也来自心底的波动与抽象的描述,那种波动的延续与回应是视觉与心中对停留的情感的呼唤韵语而出的属于自己构造的复合心情的景色,感动自己的同时,也感动着同种感情的心思与心动。
  经过了,也许只是经过,无感,无觉,无心的飘过,景物依旧是景物,自己一就是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群或者是小鸟,依旧是参见而过的人群或者是小鸟的颜色,没有什么不同的区别,都是个例地存在自己的角落里,这是真实的描述与现实的对应,如果这些景色经过了情感和心中的色彩就会渲染出另一番动人而魅力的景象。
  心情的不同,描写的景色就不同,同于不同不是景色的颜色,而是心情上的颜色。
  心是模糊的,景色描写出来也会接近模糊,或者模糊地超然。
  心情晴朗,景色的格调自然也会接近明朗化,或者明朗的透析。
  心情复杂多变,描写起来景色的色彩就会多变,或者细腻与粗劣同时显然,很难让读者看清文字里的内涵,几乎似有若无的境界中徘徊,忽左忽右的顾前顾后中点名心中的思绪与心情,表达的看似笼统,其气势都在为一个中心旋绕,默默地品读。
  余音绕梁,弦音不断。
  打破界限的格局,打破成型的拘束,走出去,无边无际。
  话已说完,文字用尽,意韵依然绵长渺渺,缠绕不绝。
  古诗如此如初,散文,小说也一样如此,心情也会如此,才会有生机与活力,并不是悬念而在悬念中浮出悬念,而是没有固定结局的结局,不同心情的人就会设想出不同的结局,一种心情与现实的对碰和满足,有一种想说的话在文中已经写出,想说的话在文中已经说出,引起了共振。
  文字的魔力,文字的魅力,在于抒写者的心境。
  万物因缘而生,也会因缘而灭,遇见便是一种美丽的花瓣凋零,才会有千片花瓣的美丽的凄迷引出万象的幻变,生灭交替孕育其中,看花开花落,心情潮起潮升,没有感情的事万物,有感情的是心灵,物化转移。



上一篇:我怀孕分娩 丈夫有了私情
下一篇:没有了